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雪域兵王

雪域兵王

寒冬三月 著

连载中免费

雪域兵王是一本热血的军事题材小说,作者寒冬三月,主角封朗。封朗还在襁褓中,父亲变去世。母亲身体不济随着去了。从小跟着爷爷相依为命,日子清苦。一次机遇他进入军营。从此他开始了兵王的成长之路。雪域兵王是一本很热血的小说,不可错过。

293.5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7/09

免费阅读

雪域兵王是一本热血的军事题材小说,作者寒冬三月,主角封朗。封朗还在襁褓中,父亲变去世。母亲身体不济随着去了。从小跟着爷爷相依为命,日子清苦。一次机遇他进入军营。从此他开始了兵王的成长之路。雪域兵王是一本很热血的小说,不可错过。

免费阅读

封朗足足喊了两三分钟,声音嘶哑,大脑缺氧,身体摇摇欲坠,董金武到底是没能再睁开眼睛。


他没有流一滴泪,两个眼角却蜿蜒流下鲜红的血迹。


封郎没有晕逆,无力嘶喊的一刻,抬手蹭了下眼角撕裂流下的血迹,将手里的指环吊坠戴在了脖子上,小心的塞进了棉袄里。


“武哥,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婶子,二叔和石头。”他看着脸上肌肤已经发白的董金武,极为平静的说道:“等石头毕业,我就给你报仇……我一定杀光这些王八犊子!!”


封郎声音嘶哑,语气森寒,不是很浓重的东北口音带着无尽的恨意。


风声呜咽,似乎在哭泣。雪花从枝头被摇落,努力的要掩盖住这滔天的恨意,血腥的杀戮场。


林间,他那单薄的身影稳稳站立,似乎,瞬间长高了两公分。


这一刻,他不会再紧张的浑身僵硬,这一刻,他不会再紧张的连胳膊都动不了了,这一刻,要是回到对方开枪之前,他会毫不犹豫的终止对方的动作。


静立了一分钟,将武哥的面容深深印在脑海中,他猛地掉头,在雪窝里拽出自己的背包,掏出自制的伤药,利索脱掉棉袄,掀开秋衣,快速给肋间那道皮肉翻卷的擦痕上药。


跟着,迅速穿上棉袄,背着自己的枪来到几个死人身边,抓起雪里的枪摆弄了下,觉得是把微冲。


擦干净枪上的雪粒,他没有犹豫,直接塞进背包,跟着将对方的背包里的东西倒在了雪地上,挑拣弹夹,子弹,还有手雷,和像手雷一样的物体,手枪,全部塞进了背包。


摘掉对方背着的长枪,研究了下,感觉怪怪的,但没有扔下,直接背上。


匕首啥的没动,他不是军事发烧友,家里连电脑都没,偶尔去网吧,也是看书补课,试图完成学业居多,游戏基本不玩。


他哪里知道,这个背包里的东西都是高科技结晶,不论那家伙刚才使用的微冲,还是身上背着的AK74M,都是目前老毛子最先进的武器,连带手枪都是著名的马卡洛夫式手枪。


那些人身上的防弹背心,包里的夜视仪,哪一个不比那把短小,拿在手里没有一巴掌长的小手枪要实用,值钱!


这是一支精锐,却被善于隐藏气息的两个华夏猎人办了。


他们是仅次于著名阿尔法的精英,在世界都能排上名次,却在山林里,没有大意的情况下,被两个没有丁点军事素养的猎人干掉了,还是以少胜多。


封朗此时眼中只有武器,偶尔玩一回CS,加上自己本身是炮手,也就是猎人,当然关注点都在武器上了。当然,现金他一点没拉,就算花花绿绿的不是RMB。


他将这人身上和背包收拾利索,跟着来到其他几人身边,又背了一把突击步枪,将所有弹夹全部收拾起来,一人两把,一大一小的手枪也都没放过,拿着那把霸气的狙击枪比划了下,扣上了镜头盖。


封郎收拾好那些枪械,来到董金武的身边,将枪竖在他身旁,深吸了口气,放下已经几十斤重的背包,抄起董金武的背包,找出斧头,拎着厚背尖刀就走向了那些马鹿。


这些,他不会扔下!


一根鹿鞭四五千,大点的五六千;一个鹿心也要一千多块,两千块。加上鹿筋,鹿眼窝,一头公鹿差不多一万块呢。


这是武哥拿命换来的,他怎么会扔掉!


他安静的吓人,背着三杆枪,轮动斧头快速劈砍,血浆飞溅中直接开膛,割掉鹿鞭,摘出心脏。


拿出心脏后,点燃打火机专用的气罐,经过改装的喷头喷出火苗的一刻,拿着还冒着热气的心脏迅速凑近火苗,焦糊味道刚刚飘起,心脏的血管部分骤然收紧的一刻,结束了最后一道工序。


鹿心,值钱的是鹿心血!


要是不会处理会导致里面的存血流尽,就不值钱了,满的晒干后一千大几两千块,碰到心脏不好急用的,三千四千也不是没有过。


野生的,跟家养的可两回事,差着劲呢。


雪地里,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封朗独自无声的忙碌……


这一刻,他脸上看不到一点悲痛,只是阴沉着,跟要滴出水来一样,但心里却跟刀割一般的疼痛。


第一次杀人,竟然没有让他崩溃。除了开始冒出了点不适,这会,他看到那些死人,跟看到马鹿的尸体没啥区别。


鹿心好处理,鹿筋抽起来要麻烦点,但也没有太耽误,他这活干的多了,要不是家里森保盯上了他跟武哥,他们就不至于跑到这来冒险了。


风声呜咽依旧,林中热气随风飘荡,浓浓的血腥味被风吹散,但这里依旧跟杀猪场一样,满地刺目的血红,血腥气浓郁的近乎粘稠。


半小时之后,封朗洁白的衣裤已经没了白色,后背斑斑红点,正面全部血红,原本俊朗的面孔,变得血糊糊一片,看着有些狰狞!


他仅用了二十分钟不到,六只马鹿全部开膛破肚,摘掉了值钱的部件,分类装进了携带的方便袋里,塞进了武哥的背包。


封郎此时并不知道,一群同样一身雪白,抱着同样制式武器的身影,从七八公里之外,一路狂奔而来,这会距离他连千米都不到了,最多六七百米了!


而另一个方向,同样有一群全身雪白的身影在林间狂奔,目标,也是他这里。


雪地狂奔不容易,虽然山半腰的雪只有半米不到,七八公里距离,他们半小时也到不了。


武装五公里越野就算他们是强者,不论山道林间,平时二十分足够,但这会脚下松软,半小时能到就不错了,更何况还不止五公里。


正是这样,给封朗忘记枪响后会引来麻烦,没有及时离开,留出了足够的时间。


封朗拎着满是冻结血浆的斧子,游目四望,似乎,在寻找那只头鹿。


半响,他吐出一口长长的哈气,似乎才回过神来,他拎着已经有二十多斤重的背包,返回武哥身边,一样样的将武哥身上的东西收起,依旧没有掉泪。


封郎收拾利索,看了眼身上已经血红的衣裤,扭头看向地上的尸体,略一犹豫之后摘掉抢,迅速脱掉已经板结的衣裤,挑了身干净的,快速扒掉穿上,没有丁点忌讳那是死人的。


他要安全返回,没有点伪装手段很容易被发现,被森警抓住就是麻烦。


看着脱掉外罩、披风,露出的脖子上那个冒着绿色火苗的骷髅头标志,薛郎满腔的恨意,


盯着那个标记看了片刻,他收回视线,用雪洗掉了脸上手上的血浆,看向武哥的冰冷尸体,准备火化,他要带着武哥骨灰回去……


突然,他已经有点麻木的大脑骤然发炸,强烈的不安让他汗毛根根竖立!


他一下子清醒了,瞬间从混混僵僵的状态里醒转,眼神陡然锐利,抄起自己的挂管,拎起了那把狙击枪,哈腰奔向旁侧的高处。


他到了边缘,小心的探头查看,不知道这种从没有过的,让他发毛的感觉意味着什么,看了眼周围,却没发现什么异常,觉得奇怪之余,依旧不踏实,于是慢慢举起狙击枪,摘掉了镜头盖开始收索。


跟着他看到了远处几百米外的雪地里的痕迹!


还有人!


封郎一惊,迅速跟着足迹搜寻,跟着看到了二百米外,一群雪白的身影在林中纵跳飞奔,速度相当的快!


他手中镜头一转,找到了另外两溜痕迹的主人,同样一身雪白,同样抱着跟自己收拾的战利品一样的枪支,同样奔跑迅速,在洁白的雪地里,跟三支利箭扑向这里。


封郎刚刚看清三支包抄的人影,突然头皮一阵发炸,大骇中下意识的一低头,脸一下子砸进了雪里!


那阵冰冷的感觉刚刚传进脑海,咻的一声尖啸,耳鼓受到刺激的同时,一枚子弹贴着他的头皮在棉帽子上钻了个窟窿,头皮火辣辣的一疼,帽子就被掀飞,掉落身后。


我艹!


封朗瞳孔骤缩,一缩脖,连滚带爬的离开了那个位置,抓起帽子戴上,拎着两杆枪哈腰就跑。


三伙人粗略看到要有十几个,没二十也差不多了。


别说都是制式武器,就算沙枪,他也不是神仙,不跑,绝对的傻狍子。只是奇怪那枪为何没声音。


他几步就奔到收拾好的东西跟前,顾不上狂跳的心脏,也顾不上检查头顶受没受伤,将两人的背包塞进一个战利品的大背包里,用力甩到后背上,抄起挑好的两杆突击步枪,抓着武哥的挂管横在了背包上面。


封郎动作飞快,短短几秒就收拾利索,就在哈腰要扛起武哥的一刻,咻的一声尖啸,在他哈腰的同时,一枚子弹掠过他的后背,钻进了他前方的雪地里,炸起一蓬雪雾和冻土。


不好!!


封朗大惊中一个翻滚,跟着抓起自己的挂管,抓起那杆狙击枪的一刻,又是一声尖啸传来,刚刚缩回拿枪的手,一枚子弹就击中了他拿枪的位置,嘭的一声,炸起的冻土打在他的脸上生疼。


封朗一下子靠在了身后的树上,这一刻他呼吸急促,心跳加快,看了眼几米外的武哥,一咬牙,费力的站起,哈腰狂奔而去……


他带不走武哥了,再不走,他也别指望活着了。


封郎此时的决定,无疑是对的,但是,他忘记了自己身背的负重了,十把手枪,五把微冲,全部的武器两个基数的弹药,两把AK74M,两把土造挂管,一把 SVD狙击步枪,还有手榴弹烟雾弹,闪光弹……


一把狙击枪就五公斤了,就算微冲手枪都不沉,可那是铁的啊!数量多了,一样是难以承受的负荷。


还有六根鹿鞭,六个两个成人拳头还要大的心脏……


这些全部加起来,封郎的负重已经超过了五十公斤!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