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校园 → 彩虹堂

彩虹堂

猫儿的胡子 著

完本免费

校园小说《彩虹堂》的作者是猫儿的胡子,两个主角分别苏晴蓝和柳洢漪。在这青春懵懂的年纪,两位女主在校园里是否也碰见了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男生呢?在1992年,秋天,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洢漪气急败坏的大声嚷嚷,“喂,苏小蓝,快一点,公车来了。快啊!你不想第一天上课就迟到了吧?”远处屁股冒着黑烟的老公车悠闲朝我们这边开过来。“好,啦!来噜。

16.6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6

免费阅读

校园小说《彩虹堂》的作者是猫儿的胡子,两个主角分别苏晴蓝和柳洢漪。在这青春懵懂的年纪,两位女主在校园里是否也碰见了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男生呢?在1992年,秋天,高中开学的第一天,洢漪气急败坏的大声嚷嚷,“喂,苏小蓝,快一点,公车来了。快啊!你不想第一天上课就迟到了吧?”远处屁股冒着黑烟的老公车悠闲朝我们这边开过来。“好,啦!来噜。

免费阅读

“沈逸风!等会儿去后山集合唷!迟到的是小猪。再见,先走了。”秦志伟说完话骑着他那辆命名为黑旋风的破铁马急速扬长而去。

“喂!喂!猪头志,不行啊!张妈要我回去吃晚饭,今天再不回去,就准备吃竹笋炒肉丝啦!”话还没说毕,秦志伟的背影在校园转角处消失,扬起的尘土像阵烟往无奈的我的脸狠狠袭来。

“真是的,唉!今天又要被张妈唠叨。”一边踢着石头,一路上嘀嘀咕咕的咬着芦苇根,我悠闲的往后山走去。

夕阳渲染着天际,抹抹绚丽晚霞惊艳着整座后山,风吹过来,整群芦苇跳起舞来,如雪,如浪,壮观的令人心折于大自然的巧工;远处飘来青草味,透过鼻腔轻轻的吸嗅,安抚了一天的疲惫。

“沈逸风,乌龟唷!这么慢!”阿志早在后山“忘忧穴”口等候许久。

“我两条腿哪拼的过你四条腿啊?”

“四条?我哪里四条腿啊?”

“你那匹“黑旋风”不是四条腿?”

“呃,啊!哈!哈哈哈!真有你的,逸仔,我就是说不过你!”

“开始吧!”拿起最爱的炭笔,准备开始速写后山景致。

阿志架起画架,今天要以后山的诱人娇媚的夕照和舞动的曼妙的白芦苇为主角,好好的画上几笔。

秦志伟是高我一届的学长,身为美术班一份子的我们,除了术科要强之外,学科更是要突出,怎么样个突出法呢?就是每期都要进入鸿榜啦!否则就请你走路,往普通班降级。所谓的“鸿榜”就是每一次期考全年级的排行榜前20名。我所就读的这所私立学校是有名的贵族学校,每个学生的家长不是医生就是老师,不然也是有地位有身分有头有脸的地方名人,再不然就是有钱人;呵!贵族学校?依我看只有学费贵吧!像我这样以普通背景身分进入美术班就读的是少数,当初是为了老妈才高分考上,因为她说我是她唯一的依靠,所以怎么样也要我待在美术班,这样才可以出人头地啊!

这所贵族学校美术班的大学录取绿是100﹪,哎!多么诱人的数字。但却一点都吸引不了我,唯一激赏我的是这座坐落在学校西边的小山。她有我画不完的好景,深深的抚慰我这负笈他乡游子的心灵。

阿志和我就不同了,他是少爷极的人物,爸爸是有名的医生,妈妈则是贵族学校的红牌老师,想当然而然阿志也是美术班里的红人。功课一流,术科一流,面貌身长更是一流,不过,让我欣赏他的却是那“贵族平民”的气质,丝毫没有阔少爷架子且不按牌理出牌展现自己想法的一流风格,促使我们成为莫逆之交。记得阿志骑破破的“黑旋风”上学这档子事,也是让他老妈气个半死,不过他就是喜欢过平淡的简朴生活,讨厌黑轿车接送上学的排场,他说那是一个用钱叠起来的牢笼!

阿志是我在这个贵族学校里和我比较臭味相投的,贵族平民!

云霞变化万千,芦苇更是扭的狂野,眼看就要起风。

“阿志,天色晚了,我看今天到此为止,回家吧!”

“逸仔,你急什么?怕张妈念你啊?怕她打电话会南部向你妈告状喔?不会啦!等一下去回去对她说几句好听的,她一定乐不可支的在电画话里向你妈报告你十分用功咧!”阿志并没有抬起头来,他只是将眼光放在画布上那一群芦苇上,手里的笔像魔法似的,布上的芦苇一根根摆动起来,有节奏的。

“不是啦!我是觉得快下雨了,你看那边的云霞红的很怪异。”我推了推他的肩,示意要他循着我的指尖望去。“你看到没?”

“气象报告不是说有个“安妮”台风要来吗?走啦!走啦!小山又不会跑掉。”我开始收拾画具,准备结束这一天最愉快的课外娱乐活动。

“等一下,就缺这一笔了……”阿志的手,没有要停的意思。

看着他专注有力的笔法,小山的美尽入笔下,他对画画的狂热永远是这么专注,激励着我也要这样执着于我的笔。后山这个洞穴口是练习画画的秘密基地,亦是眺望整座后山的最佳视野处,升学压力和异乡漂泊的相思全在这儿一一获得解放出口,所以我起了个“忘忧穴”的名,阿志也举双手赞成。

挑起一根芦苇送上唇边,在一块方形石头上坐了下来,母亲的身影隐约出现在天上的一片云里,忽然好想她,不知道她老人家可安好?

“哇!好了,大功告成!”阿志满意的笑开来。“逸仔,走吧!别发呆啦!”他顺手抽走我嘴里的芦苇根,一并打断我想念母亲的漫漫思绪。

回程的路上,夕照倏地被乌云取代,风吹的更强劲。猛然豆大雨点打下来,“哗啦!哗啦!”雨势如雷霆万钧之势奔腾而来,我和阿志以逃难之姿,往镇上方向逃去。

“快,用外套包住画板,不然作品要泡汤了。”我递了件张妈多为我准备的风衣给阿志,张妈总是说这城市风大,不比南部长年艳阳高照。记得初来乍到,天气好的时候,我也以为是台风天,因为风呼啸的十分猖狂,豪气干云的夹带沙子猛吹。

“逸仔,真有你的,谢啦!”阿志接过外套,拍了一下我的头。

眼看,风雨更加猛烈,脸上身上被雨打的又冷又疼。

“阿志!先去平爷爷那儿躲雨好了。”那是离后山最近的一家“橘子店”,位于后山和小镇途径中的一家杂货店。平爷爷是位年近“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和蔼老翁,富人情味的阿婆式经营法杂货店,我和阿志以台语音译称杂货店为“橘子店”。每次来后山作画,回去镇内行经路过,总不忘光顾一番,有时也顺便帮张妈带点儿杂货回去。

“啊!不会吧!”无奈失望冲上心头。眼看“橘子店”就在眼前,就要有热呼呼的饮料可以趋寒,却看见一片蓝色铁门,不过,骑楼下开了朵蓝色镶粉色小碎花的雨伞花,也有人和我们一样选择在那儿躲雨。这雨实在来的又急又猛,偏偏平爷爷今天不知怎么的难得公休?热呼呼的姜汤成为泡影。唉!

“阿志,姜汤飞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