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总裁的私人女秘书

总裁的私人女秘书

五劳七伤 著

完本免费

总裁的私人女秘书是一本典型的都市言情文,总裁风。但是五劳七伤写的这篇总裁的私人女秘书不走狂拽酷炫,文中总裁夏炎铭第三章就成为了穷总裁,女主阮萧涵这个秘书也不知道会怎么和总裁开始新一段的总裁与秘书的关系。

16.3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7/06

免费阅读

总裁的私人女秘书是一本典型的都市言情文,总裁风。但是五劳七伤写的这篇总裁的私人女秘书不走狂拽酷炫,文中总裁夏炎铭第三章就成为了穷总裁,女主阮萧涵这个秘书也不知道会怎么和总裁开始新一段的总裁与秘书的关系。

免费阅读

夏炎铭的脸色沉凝:“还能怎么办。该来的总会来的。我不需要被当做傀儡,更不需要被安排好的人生。”


夏炎月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不过,姐姐支持你。”


夏炎铭点点头。


“你这个逆子,今天怎么知道来你爸这了?”一道苍劲的话语声从不远处传来。正在密谈的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抬头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爸……”夏炎月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慌张。


“爸。”夏炎铭是声音很生硬。


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子,头发花白,由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在后面推着。浑浊的双眼射出锐利的光,打量着每一个人。这大概就是夏炎铭姐弟的亲生父亲,夏天豪。突然间,他看到了阮萧涵:“这个女的是谁?我不是说了闲杂人等不能进来么?”老头子火了。


阮萧涵正准备开口解释,但猝不及防的,夏炎铭一把搂过她:“这是我的未婚妻。”


阮萧涵的眼球都快要瞪出眼眶了。不过,看夏炎铭的表情,她也学乖了,不再做任何反抗。


推着老爷子的妙龄女郎伸出一只染满鲜红指甲油的芊芊玉手捂住嘴巴,脸上写满了震惊,仿佛只有捂住嘴巴才能够防止她不会尖叫出声。


冷场了少顷,女人先开口了:“小铭哥哥你……这个女人是谁?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她顿时对阮萧涵怒目而视。


阮萧涵低下头,斜刘海密密的遮住了她的双眼。她不敢直视老头子和女人的目光,毫无疑问那会把她焚烧为灰烬。


老头子在沉默许久之后,突然粉饰太平的咳嗽两声:“小铭啊,你怎么还是这么不懂事啊,未婚妻这种事是能够随便开玩笑的嘛?我作为你爸可都不知道呢,可千万别让小莉见笑了啊。”说罢,还朝夏炎铭笑了笑。


虽说老爷子在笑,不过,任谁都能将老爷子眼底的那份威胁看的清清楚楚。夏炎铭固执的继续重申:“这就是我的未婚妻。”


“你……”老爷子的目光在喷火,像是即将暴起的雄狮。阮萧涵感觉到了一触即发的危机,求助似的看向夏炎月,不过后者依然沉默。她有些着急了,生怕夏炎铭坏事。传言正盛,夏家内里矛盾迭起,家属彼此之间都不太和气,尤其是这对父子,万一闹出了什么事……


阮萧涵拼命甩开夏炎铭钳制在她腰上的手臂,向老头子和那个女人恭敬的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夏先生的秘书阮萧涵,并不是什么未婚妻,夏先生开玩笑的,希望夏老爷子和这位小姐不要见怪。”


很显然,阮萧涵的这句话老爷子和那个女人都很受用,脸色好看了不少,唯一脸色更难看的就是夏炎铭。他狠狠的瞪了阮萧涵一眼,拂袖走了。


老头子的眼底跳动着狠厉果决:“这个逆子!”继而转头至身后的女子:“我说,小莉啊,你不要见怪,我先去和夏炎铭这小子谈谈啊,你先吃点东西。我去取就来。”


女子乖巧的点点头,应了一声。


老头子扭头朝向阮萧涵:“你,推我过去。”


阮萧涵接过女子手中推轮椅的工作。她缓缓推着脾气暴躁的老爷子,寻找着夏炎铭的踪迹。来回十多次之后,老爷子都要不耐烦了,才终于在露台上看到夏炎铭落寞的背影。阮萧涵突然有点后悔,平时那么水火不容干什么,归根结底,他也仅仅只是一个不太幸福的人。


老爷子突然大吼:“你这个不孝子!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小莉背后申家的财力物力都会给我们帮上大忙!你怎么就是不听话!?”


夏炎铭从容转身,笑容越发诡异:“不孝子?哈哈,真好笑,我为什么要对你孝顺?充其量,你只是一个名义上的父亲而已。”


“我是你爸!你身体里流的血有一半是我给你的!我给了你半条命!”老头子的脸因为愤怒而有些变形,狰狞恐怖。


“说的真好,没错,你是给了我半条命,但你怎么补自己捂着胸口问问,你还给了我什么?小时候,我是怎么活过来的?我和妈妈姐姐捡垃圾维持生活的时候,你在哪?我妈妈生病去世的时候,你又在哪?你现在把我们姐弟接回来还管用么?你只是需要两个佣人帮你管理公司!帮你管理你手上的钞票!我的人生不需要你来安排,你更不要想插手我的婚姻!我是事情我自己做主,轮不到你!”夏炎铭的声线因为激动而有些歇斯底里。


“混账!”老头子把自己的手杖狠狠的敲在了夏炎铭的脸颊上,夏炎铭一个踉跄,脚底一滑,顺势跌倒在地上。他推开了跑过去扶他的阮萧涵,自己勉强爬起来,用手背拭去嘴角缓缓流下的一抹鲜血,自嘲的笑笑:“怎么?被我说中了?我告诉你,大不了我就滚出这个公司,滚出你的家,不就是皆大欢喜了?你今天就是在这打死我,我也不会去申莉那个贱女人!”


“小铭哥哥……”阮萧涵猛的回头,不知什么时候,申莉,也就是刚刚推轮椅的女人,已经来到了这边。


“小铭哥哥……”她有些艰难的开口:“你刚才……你说……难道,你以前说的,都是骗我的?”


“是!”夏炎铭有些负气般的豪爽承认:“没错,都是骗你的!全部都是骗你的!都是这个老不死的东西,让我到处勾搭女人!因为她们背后有关系,能让他拿钱!为了钱,他什么做不出来?!”最后那一句话,带着发颤的尾音,凄厉至极。


老头子眼看快要坏事,连忙安抚:“小莉你可千万别听他胡扯,叔叔不会干这种事的……”


“不会?你说不会?那我问你,我妈妈是怎么死的?真的是医生打错针了么?我已经调查过了,妈妈死的当天晚上,你派人来过医院,见过她的主治医师!你敢说这事情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什么?阮萧涵仿佛挨了一个霹雳,吃惊的说不出话来。怎么回事?当年的夏夫人、夏炎铭姐弟的生身母亲,竟然是被密谋害死的?而且……害死她的人竟然还是她的丈夫?


原来如此,难怪夏夫人的死会这么蹊跷,小报都在争相报道,自己在国外也听到了些许风声。生于豪门的女子,也许就这么悲哀。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便一无是处。她们的命运比男子糟糕的多,本来应该得到更多的回报,但却依旧留不下一个美名。甚至,有些过激的豪门家族,家谱里都不能留下女人的名字。


他们难道忘了,是谁“政启开元,志宏贞观”么?他们难道忘了,是谁在奥尔良的战场上带领这战士们挥洒热血么?他们难道忘了,男人们的身后,一直站着谁么?可惜啊可惜,女子的命,即使是曾经的结发妻子,都是如此轻贱。而现在,自己老了,钓不来豪门女子了,竟然还要让自己的儿子,重蹈覆辙,背上“负心汉”、“陈世美”的骂名。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父亲!在他的心里,儿女,妻子,不过都是盈利的工具。如此薄情寡意,怎么好意思让自己的儿子叫一声“父亲”。


夏炎铭的双眸变得血红。这边的动静已经闹得不小了。阮萧涵才知道,今天是夏老头子的寿辰。应邀而来的,不少都是商界、政界的名流,今天闹出这样的丑闻,夏老头子的信誉大概会全毁了吧?


闻讯而来的夏炎月跌跌撞撞的踏着高跟鞋小跑过来,一头秀丽的长发早已被汗水打湿,凌乱不堪,散漫在肩上。她看着夏炎铭赤色的双眼,还有嘴角若隐若现的血迹,连忙扑过去查看,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打湿了脸颊边的头发。


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子像一头发怒的老狮子,怒发冲冠,捂住胸口说不出话来。片刻,他冲着夏炎铭吼道:“滚!你们全都给我滚!你他妈的就像你那个犯贱的妈一样!非要死活赖着不走!离婚了不就什么都完事了?还非要我动手!老子他妈的还为她赔了一双腿!你不就是想走吗?滚,给我带着你姐姐一起滚!我看你离开老子你怎么活!”


夏炎铭冷笑一声:“这可是你说的。你最好祈祷,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不要变成你的未来。”


他转身推开夏炎月抓着他手臂的玉手,扶着自己的姐姐,站起来,毫不理会各式各样的目光,说了声:“萧涵,走了。”说罢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小铭哥哥……”闻声,夏炎铭驻足了片刻,随即,毫不停滞的走了出去。


夏炎铭开着车带着两个女人狂奔。约莫开了十几分钟之后,在一个十字路口刹车停了下来。


阮萧涵陪着夏炎月坐在后排,不断的安慰着她,纸巾大概都递了两三包。


夏炎月问:“小铭,准备以后怎么办?”


“我早就准备好了。我在国外开了一家公司,虽然敌不过MIS&LIN的规模,不过也足够我们生活了。但唯一的问题在于,”夏炎铭苦笑两声:“我在A城没有房子,我不知道我们该住在哪。”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