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总裁,我不复婚

总裁,我不复婚

西红柿 著

完本免费

总裁,我不复婚小说是作者西红柿一本很火的都市言情,讲述女主许如清和男主任凯尧之间的爱恨纠葛。女主许如清是赌王的女儿,嫁给了她爱的男人,爸爸的徒弟任凯尧,本以为就要这样幸福下去了,谁知任凯尧杀了许如清的父亲,让她当情妇。你以为女主不会反击吗?总裁,我不复婚情节设计合理有吸引力,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85.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7/06

免费阅读

总裁,我不复婚小说是作者西红柿一本很火的都市言情,讲述女主许如清和男主任凯尧之间的爱恨纠葛。女主许如清是赌王的女儿,嫁给了她爱的男人,爸爸的徒弟任凯尧,本以为就要这样幸福下去了,谁知任凯尧杀了许如清的父亲,让她当情妇。你以为女主不会反击吗?总裁,我不复婚情节设计合理有吸引力,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免费阅读

许如清的身体微微颤抖,但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愤怒,假装平静的走进房间。


女人们觉得许如清太不识趣,一个比一个气闷,其中一位脾气暴的女孩几步撵过去,抬手就要教训毫无眼力的许如清。


许如清目光空洞,看都没有看对方一眼,她只想抓住任凯尧的衣领,问问任凯尧的良心去哪了。


许如清的不管不顾,被女孩误以为态度嚣张,导致女孩虚张声势的动作,不再迟疑。


没有巴掌击打脸颊的响声,也没有别的动静,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变得静谧至极。


任凯尧握住女孩的手肘,目光凌厉的剜了眼对方:“忘了介绍,这是我夫人。”


不咸不淡的语气,没有温度的表情,让女孩干笑着抽出手,急忙赔罪:“啊,原来是许小姐啊,抱歉啊!我刚刚没认出来——”


快速退后,女孩忌惮的盯着任凯尧笔挺的脊背,又满是嫉妒的瞪了眼许如清,才不甘心一般混入人群中。


长时间的四目相对,许如清不说话,任凯尧也不开口,许如清的眼睛定在任凯尧脸上,任凯尧漠然回视,好像他根本没做错过什么。


氛围古怪,一个两个借口有事,陆陆续续离开包间。


外人都走光后,许如清松开咬着下唇的皓齿,目光质询:“你不给我一个解释吗?”


任凯尧面色从容,淡淡反问:“解释什么?”


一句话,堵得许如清如鲠在喉,她眼眶猩红,下巴微微扬起,瞪视任凯尧的眼神,冷得渗人。


一字一顿的质问,从许如清紧咬的牙关里蹦出来:


“任凯尧,我爸爸死了——你就这么无动于衷!甚至有心情躲到这里花天酒地,你还是人吗?”


触到许如清眼底的伤痛,任凯尧迅速垂下眼睫,绕回到桌边继续打球。


没有再看对方一眼,任凯尧轻描淡写的敷衍着:“爸死了,我们就不要活了?都得下去陪他?”


许如清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不敢相信——那些狼心狗肺的话,是从任凯尧嘴里吐出的。


心痛到无以复加,许如清几步走到任凯尧身边,一把夺过对方手里的球杆,“哐啷”一声砸到地上。


“任凯尧,他是你师傅,也是你岳父!你和我一样叫他一声爸——他的葬礼,你不出席,我现在站在这里问你为什么,你居然讽刺我?你还有心吗……”


任凯尧拧拧眉,显出不耐烦的样子:“要么,我到咱爸灵堂去哭一场——这样你就满意了?”


任凯尧话音未落,许如清眼里的两行清泪潸然落下。她为自己感到悲哀:如果说——作为她丈夫的任凯尧,需要靠她的道德绑架,才愿意假惺惺去为许思华哀悼一番,那她还有必要跟任凯尧理论吗……


抬手揩去糊住视线的眼泪,许如清迫使自己镇定下来,她来找任凯尧,目的不是吵架,也不是要逼着任凯尧假装伤心难过。


“你觉得我在胡搅蛮缠?好!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回答完,我一定不再打扰你任大少的清闲。”


任凯尧挑眉,目光依旧没有跟满脸泪痕的许如清对上:“说。”


任凯尧的冷漠,比外面的瓢泼大雨还凛冽,让许如清周身都被笼在一种无尽的寒意里——


但她必须问清楚,否则她这辈子都想不通:“你为什么要在赌王大赛上加码?”


许如清话没说完,哽咽的声音一顿,脸蛋变得煞白无比——


只见任凯尧手持香槟,举手投足贵气逼人,品尝美酒的表情很是享受。


许如清整个人都在战栗,脑袋也很混乱,身形不稳的她,用指甲掐了掐自己细嫩的皮肉,才清醒许多:


“你是我爸的得意门生,更是我爸唯一的徒弟,决赛的时候——哪怕你不给他面子,赢了他,我爸都不会介意。可你逼着我爸拿出所有身家陪你豪赌,现在他死了,这就是你的最终目的吗?”


提问的整个过程,让许如清觉得无比艰难,她每说一句话,就不可自抑的抽泣一声,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想说的意思表达完全。


任凯尧的脸上不悲不喜,透着几分残忍,听完了许如清肝肠寸断的疑惑,他淡定的咽下最后一口香槟:


“决赛那天,媒体很多——我只不过一时兴起,为大赛制造点噱头罢了,谁能料到爸会想不开呢。”


轰——许如清的脑子炸开锅,她一脸迷惘,不停的摇头,耳朵里不断回想着任凯尧的调侃,噼里啪啦,头痛欲裂。


感到窒息的许如清,大口呼吸着房间里并不清新的空气,胸口上下起伏。


再看任凯尧,又为自己续上了第二杯香槟。


废了很大的力气,许如清才强撑着自己站定,没有瘫软到地上——


她不想再追究了,如果任凯尧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接近她,欺骗她,讨好她爸爸,步步为营抢走许家的一切,那么她无话可说。


是她眼拙,错付一颗真心,如果再问下去,被折磨的人只有她自己。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