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独宠萌后

独宠萌后

醉歌 著

完本免费

《独宠萌后》的作者是醉歌,《独宠萌后》的女主叫唐真真,男主是太子许默。唐真真因为是将军的女儿,并且到了上学堂的年纪,被哥哥唐仲送到了学堂去读书。在去学堂之前,唐真真的母亲教导她,要是有人欺负她,不用怕只管打就是,但是有一个人是不能打的,那就是太子许默。唐真真上学的第一天在许默的挑衅下,坐在了许默身边的位置,可是却因为吃糖葫芦被女太傅教训了一顿,还被罚抄写三百遍诗经。别急,这还只是小说的开始而已,要在学堂待上三年的唐真真在接下来的日子,将会如何跟太子斗智斗勇,又是如何当上萌萌的皇后呢?两人日常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拭目以待。

79.8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7/09

免费阅读

《独宠萌后》的作者是醉歌,《独宠萌后》的女主叫唐真真,男主是太子许默。唐真真因为是将军的女儿,并且到了上学堂的年纪,被哥哥唐仲送到了学堂去读书。在去学堂之前,唐真真的母亲教导她,要是有人欺负她,不用怕只管打就是,但是有一个人是不能打的,那就是太子许默。唐真真上学的第一天在许默的挑衅下,坐在了许默身边的位置,可是却因为吃糖葫芦被女太傅教训了一顿,还被罚抄写三百遍诗经。别急,这还只是小说的开始而已,要在学堂待上三年的唐真真在接下来的日子,将会如何跟太子斗智斗勇,又是如何当上萌萌的皇后呢?两人日常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拭目以待。

免费阅读

这几天,唐真真过得很是自在。没想到,伤了个手,不仅不用写字皇上还送了些补药。

上次她打了太子,这次救了公主,算是将功补过了吧。

可皇后却不这么想,不仅打了她儿子,还害得她女儿受惊,实在可恶。

唐真真自然不知道皇后怎么想,喜滋滋地以为自己立了大功一件,更重要的是还交到公主这个知己。

学堂上,唐真真一下课就到许惠雅旁,她小心掏出哥哥送的木雕娃娃,给小公主看。

“这是我哥从好远的地方送来的,模样是照着我做的。”她得意洋洋地说着。

小公主羡慕地拿过来,打量木雕娃娃,确实和唐真真很像,简直是她的缩小版。

“你哥哥真好。”许惠雅摸了摸娃娃头,花苞发髻显得调皮可爱。

听到这话,在一旁的许默扭过头哀怨地瞥了许惠雅一眼。我对你不好,每次都是我让着你的。

察觉到许默的目光,许惠雅赶紧闭上了嘴。

“这个娃娃这么好看,给我玩会儿。”小公主端详了片刻,突然不想还给她了。

唐真真想了会儿,虽然有些不舍得,还是很大方地对她道:“当然可以。”

许惠雅越看越爱不释手,一种念头在脑海中迸发,一个木雕娃娃唐真真应该不会在意,再叫她哥哥送个不就得了。

许默瞥了一眼她手里的娃娃,多么幼稚的玩意,她妹妹怎么喜欢这些。

喜欢的不仅是许惠雅,唐真真也喜欢得紧。怀里没有了木雕娃娃,心里空落落的,总觉得不是滋味。

“唐小姐。”许昌见她心不在焉,唤了她一声,“是不是有什么事?”

唐真真叹了口气,如实道出。

“哥哥给的自然珍贵,不怪你如此。”许昌听完,宽慰道。

唐真真双手托着腮,扭头看对面人,他勾起唇角的感觉仿佛春回大地,总让人感到一股暖意。

她点头,回以微笑,心尖晕开甜蜜。

罢了,这堂课后她就要回来,不管她乐不乐意,大不了送她别的什么玩意。

可她没想到,下课后,小公主主动找上来,“真真,这个我很喜欢,你就送我罢。”

她说的那么自然而然,理所应当,只因为她是公主,所以喜欢上了就要给她。

唐真真生了闷气,不就是公主有什么大不了,这是她哥哥千里迢迢送到这来的。

对她而言,这不是什么用来观赏把玩的玩意,这是代表哥哥对她的思念和爱意。

这是她视若珍宝的东西,就算千金也不换。

“不行,这是哥哥送的,我再给你别的好了。”她的语气坚决,不留余地。

许惠雅没想到她竟然这么说,自己可是公主,哪一样她看上了内务府不是巴巴地送来。

“别的我不要,就是要她。”许惠雅捏着娃娃,声音也不由地蛮横起来。

唐真真看娃娃被捏得紧紧地,心里一痛,伸手夺了过来,“这是哥哥送的。”

小公主特别委屈,哥哥送的有什么了不起,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忍不住落下眼泪。

旁边许昌想宽慰几句,一直在旁看的许默见妹妹落泪气愤地赶过去,一把抢过唐真真手里的木雕娃娃,狠狠地扔到地上,“不过是个破娃娃,谁稀罕。”

木雕娃娃重重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头和身子一下子分了家。

唐真真心痛地看着地上坏了的娃娃,回头恶狠狠地瞪许默。

他无所谓地扭过头,暗暗握紧了拳头随时等她出手时还击。

可他没想到,唐真真并没有冲上来揍他,反而蹲下身子心痛欲碎地捡起娃娃。

她把它们抱在怀里,那么珍重。

哥哥说,如果想他了就看看木雕娃娃,他如今远在边疆不知何时会回来看她。而如今,娃娃坏了,她凭何去思念他。

她的哥哥,待她如花般地小心翼翼地呵护,视自己如宝如珠,她却把他送自己的东西弄坏了。

唐真真鼻尖酸涩,一滴泪猝不及防地落到手背上,从最初的滚烫到刺骨的冰凉。

许默在此之前一直想看她哭的模样,而她真哭了,他反而没有那么的欣喜,不知所措间夹杂着慌乱。

他后悔莫及,想要扶她起来的手看到许昌揽她入怀时生生在半空中停住。

许默一直看着许昌把她扶到座位上,柔声安慰她,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从未有过的巨痛。

他不知道,原来一贯坚强的她也会有这么柔软的一面,他也不知道这个木雕娃娃对她来说如此重要。

一侧的小公主摸了眼泪,歪着头后悔道:“太子哥哥,这个娃娃是她哥哥送给她的,原来对她来说这么重要。”

许默木呆呆地点头,不知道怎么回到了座位上,女太傅讲的什么他完全没听到。

他慌了神,他难以想象唐真真此时此刻有多恨自己。

是不是她以后永远都不会理自己了,甚至看他一眼都不会了。

他在怕什么,许默在心里问自己,唐真真不理自己又怎么了,他堂堂一国太子这是怎么了。

他一直想,直到下了学堂,看到许昌和唐真真并排着走在一起刺眼到让他莫明地痛。

而回到府中,他匆匆下令务必拿回来一个木雕娃娃,刚下了命令他又叫住太监,还是取一块木头好了。

他是想着她的模样一刀一刀刻的,原来她长的也是如此好看,浓眉大眼,脸蛋微圆,梳着花苞头,笑起来的模样天真烂漫。

许默没刻过木头,一不小心手上就多了道伤,当他做完时,手上已伤痕累累。

可他想着唐真真看到这个木雕娃娃时,手上的痛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默带给她之前心里难免忐忑,太子从来没道过歉,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

她那么重视这个娃娃,会不会说他做的到底赶不上她哥哥送的。

想了片刻,许默还是硬着头皮走到她面前,他不会道歉,把娃娃递给她后简单地说了句,“给,我做的。”

唐真真正趴在桌子上,心疼自己的娃娃,抬头看见便看见他手上的木雕。

他做的木雕娃娃很是滑稽,花苞发髻雕成了个大包子,嘴角一直咧开到了耳根。

唐真真本不想要,再看到他疲倦的脸以及手上伤痕累累时,心就软了。

她接过,人家是太子,道歉的方式也很有诚意,她就大人有大量,原谅他算了。

唐真真想对他挤出一个微笑,她努力了会儿还是作罢。

许默惊喜地看她拿过去,带着些不可置信,“你肯原谅我?”

唐真真点头,看他紧张的模样抿着的唇忍不住咧开。

许默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莫大的喜悦,从四肢百骇一直蔓延开来。

以后,他也可以和许昌一样,光明正大地去安慰她了。

正当许默沉浸在兴奋中,一旁的小公主凑过头来,目光带有祈求,“真真,你原谅了哥哥是不是也能原谅我。”

唐真真回答得很干脆,“当然。”

小公主眉开眼笑,看了看她哥哥,笑说道:“太子哥哥,我就说真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现在后悔放鞭炮了吧。”

什么,鞭炮是他放的。

唐真真想起那次的惊险,好了的伤痕似乎在隐隐作痛,原本晴天的脸乌云密布。

简直太可恨了,这笔帐一定要算,先暴打他一顿,解完气再和好。

许默哀怨地看了她妹妹一眼,不待这样欺负人的。

还是他自己来吧,许默眼见唐真真举起拳头,自己先朝鼻子上打了一拳,悲痛得喊出声来:“本太子错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